黑龙江时时走式图
 
首頁 > 實務 > 資料 > 正文

干貨!敲詐勒索罪刑法規范總整理

2019年09月14日07:59 刑法規范總整理
   
 

核心提示:【現行刑法】 第二百七十四條【敲詐勒索罪】敲詐勒索公私財物,數額較大或者多次敲詐勒索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處或者單

  【現行刑法

  第二百七十四條【敲詐勒索罪】敲詐勒索公私財物,數額較大或者多次敲詐勒索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處或者單處罰金; 數額巨大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罰金; 數額特別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別嚴重情節的,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并處罰金。

  目  錄

  【相關規范】

  一、現行有效的刑法規范

  1.  關于維護互聯網安全的決定(2000年)

  2.  關于審理搶劫、搶奪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意見(2005年)

  3.  關于辦理敲詐勒索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2013年)

  4.  關于辦理利用信息網絡實施誹謗等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2013年)

  5.  關于常見犯罪的量刑指導意見(2017年)

  6.   關于辦理黑惡勢力犯罪案件若干問題的指導意見(2108年)

  7.  關于辦理惡勢力刑事案件若干問題的意見(2019年)

  8.  關于辦理實施"軟暴力"的刑事案件若干問題的意見(2019年)

  9.  關于辦理"套路貸"刑事案件若干問題的意見(2019年)

  二、失效的刑法規范

  1.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1979年)

  2.  關于敲詐勒索罪數額認定標準問題的規定(2000年)

  3.  人民法院量刑指導意見(試行)(2010年)

  【權威案例要旨】

  1.   以舉報犯罪為由采用輕微暴力控制被害人并向其親屬勒索財物的行為構成敲詐勒索罪

  2.   將被害人殺死后,以被害人被綁架為名,向被害人親屬勒索錢款的行為構成敲詐勒索罪

  3.   利用被害人年幼將其哄騙至外地繼而敲詐其家屬錢財的,應以敲詐勒索罪論處

  正  文

  【相關規范】

  現行有效的刑法規范

  關于維護互聯網安全的決定 [2000年12月28日第九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十九次會議通過]

  四、為了保護個人、法人和其他組織的人身、財產等合法權利,對有下列行為之一,構成犯罪的,依照刑法有關規定追究刑事責任:

  (三)利用互聯網進行盜竊、詐騙、敲詐勒索。

  關于審理搶劫、搶奪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意見 [最高人民法院2005年6月8日,法發(2005)8號]

  九、關于搶劫罪與相似犯罪的界限

  1 .冒充正在執行公務的人民警察、聯防人員,以抓賣淫嫖娼、賭博等違法行為為名非法占有財物的行為定性

  行為人冒充正在執行公務的人民警察"抓賭"、"抓嫖",沒收賭資或者罰款的行為,構成犯罪的,以招搖撞騙罪從重處罰; 在實施上述行為中使用暴力或者暴力威脅的,以搶劫罪定罪處罰。 行為人冒充治安聯防隊員"抓賭"、"抓嫖"、沒收賭資或者罰款的行為,構成犯罪的,以敲詐勒索罪定罪處罰; 在實施上述行為中使用暴力或者暴力威脅的,以搶劫罪定罪處罰。

  關于辦理敲詐勒索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 [法釋〔2013〕10號,2013年4月15日最高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第1575次會議、2013年4月1日最高人民檢察院第十二屆檢察委員會第2次會議通過,2013年4月23日公布,自2013年4月27日起施行]

  第一條  敲詐勒索公私財物價值二千元至五千元以上、三萬元至十萬元以上、三十萬元至五十萬元以上的,應當分別認定為刑法第二百七十四條規定的"數額較大"、"數額巨大"、"數額特別巨大"。

  各省、自治區、直轄市高級人民法院、人民檢察院可以根據本地區經濟發展狀況和社會治安狀況,在前款規定的數額幅度內,共同研究確定本地區執行的具體數額標準,報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批準。

  第二條  敲詐勒索公私財物,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數額較大"的標準可以按照本解釋第一條規定標準的百分之五十確定:

  (一)曾因敲詐勒索受過刑事處罰的;

  (二)一年內曾因敲詐勒索受過行政處罰的;

  (三)對未成年人、殘疾人、老年人或者喪失勞動能力人敲詐勒索的;

  (四)以將要實施放火、爆炸等危害公共安全犯罪或者故意殺人、綁架等嚴重侵犯公民人身權利犯罪相威脅敲詐勒索的;

  (五)以黑惡勢力名義敲詐勒索的;

  (六)利用或者冒充國家機關工作人員、軍人、新聞工作者等特殊身份敲詐勒索的;

  (七)造成其他嚴重后果的。

  第三條  二年內敲詐勒索三次以上的,應當認定為刑法第二百七十四條規定的"多次敲詐勒索"。

  第四條  敲詐勒索公私財物,具有本解釋第二條第三項至第七項規定的情形之一,數額達到本解釋第一條規定的"數額巨大"、"數額特別巨大"百分之八十的,可以分別認定為刑法第二百七十四條規定的"其他嚴重情節"、"其他特別嚴重情節"。

  第五條  敲詐勒索數額較大,行為人認罪、悔罪,退贓、退賠,并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認定為犯罪情節輕微,不起訴或者免予刑事處罰,由有關部門依法予以行政處罰:

  (一)具有法定從寬處罰情節的;

  (二)沒有參與分贓或者獲贓較少且不是主犯的;

  (三)被害人諒解的;

  (四)其他情節輕微、危害不大的。

  第六條  敲詐勒索近親屬的財物,獲得諒解的,一般不認為是犯罪; 認定為犯罪的,應當酌情從寬處理。

  被害人對敲詐勒索的發生存在過錯的,根據被害人過錯程度和案件其他情況,可以對行為人酌情從寬處理; 情節顯著輕微危害不大的,不認為是犯罪。

  第七條  明知他人實施敲詐勒索犯罪,為其提供信用卡、手機卡、通訊工具、通訊傳輸通道、網絡技術支持等幫助的,以共同犯罪論處。

  第八條  對犯敲詐勒索罪的被告人,應當在二千元以上、敲詐勒索數額的二倍以下判處罰金; 被告人沒有獲得財物的,應當在二千元以上十萬元以下判處罰金。

  第九條  本解釋公布施行后,《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敲詐勒索罪數額認定標準問題的規定》(法釋〔2000〕11號)同時廢止; 此前發布的司法解釋與本解釋不一致的,以本解釋為準。

  關于辦理利用信息網絡實施誹謗等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 [法釋〔2013〕21號,2013年9月5日最高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第1589次會議、2013年9月2日最高人民檢察院第十二屆檢察委員會第9次會議通過,2013年9月6日公布,自2013年9月10日起施行]

  第六條  以在信息網絡上發布、刪除等方式處理網絡信息為由,威脅、要挾他人,索取公私財物,數額較大,或者多次實施上述行為的,依照刑法第二百七十四條的規定,以敲詐勒索罪定罪處罰。

  關于常見犯罪的量刑指導意見 (最高人民法院2013年12月23日發布,2014年1月1日起實施; 2017年3月9日印發修訂稿并于2017年4月1日起施行。 法發〔2017〕7號)

  四、常見犯罪的量刑

  (十)敲詐勒索罪

  1. 構成敲詐勒索罪的,可以根據下列不同情形在相應的幅度內確定量刑起點:

  (1)達到數額較大起點的,或者兩年內三次敲詐勒索的,可以在一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幅度內確定量刑起點。

  (2)達到數額巨大起點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的,可以在三年至五年有期徒刑幅度內確定量刑起點。

  (3)達到數額特別巨大起點或者有其他特別嚴重情節的,可以在十年至十二年有期徒刑幅度內確定量刑起點。

  2. 在量刑起點的基礎上,可以根據敲詐勒索數額、次數、犯罪情節嚴重程度等其他影響犯罪構成的犯罪事實增加刑罰量,確定基準刑。

  多次敲詐勒索,數額達到較大以上的,以敲詐勒索數額確定量刑起點,敲詐勒索次數可作為調節基準刑的量刑情節; 數額未達到較大的,以敲詐勒索次數確定量刑起點,超過三次的次數作為增加刑罰量的事實。

  關于辦理黑惡勢力犯罪案件若干問題的指導意見 (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司法部2018年1月16日印發,法發〔2018〕1號)

  14. 具有下列情形的組織,應當認定為"惡勢力": 經常糾集在一起,以暴力、威脅或者其他手段,在一定區域或者行業內多次實施違法犯罪活動,為非作惡,欺壓百姓,擾亂經濟、社會生活秩序,造成較為惡劣的社會影響,但尚未形成黑社會性質組織的違法犯罪組織。 惡勢力一般為三人以上,糾集者相對固定,違法犯罪活動主要為強迫交易、故意傷害、非法拘禁、敲詐勒索、故意毀壞財物、聚眾斗毆、尋釁滋事等,同時還可能伴隨實施開設賭場、組織賣淫、強迫賣淫、販賣毒品、運輸毒品、制造毒品、搶劫、搶奪、聚眾擾亂社會秩序、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交通秩序以及聚眾"打砸搶"等。

  在相關法律文書中的犯罪事實認定部分,可使用"惡勢力"等表述加以描述。

  15. 惡勢力犯罪集團是符合犯罪集團法定條件的惡勢力犯罪組織,其特征表現為: 有三名以上的組織成員,有明顯的首要分子,重要成員較為固定,組織成員經常糾集在一起,共同故意實施三次以上惡勢力慣常實施的犯罪活動或者其他犯罪活動。

  16. 公安機關、人民檢察院、人民法院在辦理惡勢力犯罪案件時,應當依照上述規定,區別于普通刑事案件,充分運用《刑法》總則關于共同犯罪和犯罪集團的規定,依法從嚴懲處。

  17. 黑惡勢力為謀取不法利益或形成非法影響,有組織地采用滋擾、糾纏、哄鬧、聚眾造勢等手段侵犯人身權利、財產權利,破壞經濟秩序、社會秩序,構成犯罪的,應當分別依照《刑法》相關規定處理:

  (1) 有組織地采用滋擾、糾纏、哄鬧、聚眾造勢等手段擾亂正常的工作、生活秩序,使他人產生心理恐懼或者形成心理強制,分別屬于《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條第一款第(二)項規定的"恐嚇"、《刑法》第二百二十六規定的"威脅",同時符合其他犯罪構成條件的,應分別以尋釁滋事罪、強迫交易罪定罪處罰。

  《關于辦理尋釁滋事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二條至第四條中的"多次"一般應當理解為二年內實施尋釁滋事行為三次以上。 二年內多次實施不同種類尋釁滋事行為的,應當追究刑事責任。

  (2) 以非法占有為目的強行索取公私財物,有組織地采用滋擾、糾纏、哄鬧、聚眾造勢等手段擾亂正常的工作、生活秩序,同時符合《刑法》第二百七十四條規定的其他犯罪構成條件的,應當以敲詐勒索罪定罪處罰。 同時由多人實施或者以統一著裝、顯露紋身、特殊標識以及其他明示或者暗示方式,足以使對方感知相關行為的有組織性的,應當認定為《關于辦理敲詐勒索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于問題的解釋》第二條第(五)項規定的"以黑惡勢力名義敲詐勒索"。

  采用上述手段,同時又構成其他犯罪的,應當依法按照處罰較重的規定定罪處罰。

  雇傭、指使他人有組織地采用上述手段強迫交易、敲詐勒索,構成強迫交易罪、敲詐勒索罪的,對雇傭者、指使者,一般應當以共同犯罪中的主犯論處。 為強索不受法律保護的債務或者因其他非法目的,雇傭、指使他人有組織地采用上述手段尋釁滋事,構成尋釁滋事罪的,對雇傭者、指使者,一般應當以共同犯罪中的主犯論處; 為追討合法債務或者因婚戀、家庭、鄰里糾紛等民間矛盾而雇傭、指使,沒有造成嚴重后果的,一般不作為犯罪處理,但經有關部門批評制止或者處理處罰后仍繼續實施的除外。

  20. 對于以非法占有為目的,假借民間借貸之名,通過"虛增債務""簽訂虛假借款協議""制造資金走賬流水""肆意認定違約""轉單平賬""虛假訴訟"等手段非法占有他人財產,或者使用暴力、威脅手段強立債權、強行索債的,應當根據案件具體事實,以詐騙、強迫交易、敲詐勒索、搶劫、虛假訴訟等罪名偵査、起拆、審判。 對于非法占有的被害人實際所得借款以外的虛高"債務"和以"保證金""中介費""服務費"等各種名目扣除或收取的額外費用,均應計入違法所得。 對于名義上為被害人所得、但在案證據能夠證明實際上卻為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實施后續犯罪所使用的"借款",應予以沒收。

  關于辦理惡勢力刑事案件若干問題的意見 (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司法部2019年4月9日印發)

  4 .惡勢力,是指經常糾集在一起,以暴力、威脅或者其他手段,在一定區域或者行業內多次實施違法犯罪活動,為非作惡,欺壓百姓,擾亂經濟、社會生活秩序,造成較為惡劣的社會影響,但尚未形成黑社會性質組織的違法犯罪組織。

  5 .單純為牟取不法經濟利益而實施的"黃、賭、毒、盜、搶、騙"等違法犯罪活動,不具有為非作惡、欺壓百姓特征的,或者因本人及近親屬的婚戀糾紛、家庭糾紛、鄰里糾紛、勞動糾紛、合法債務糾紛而引發以及其他確屬事出有因的違法犯罪活動,不應作為惡勢力案件處理。

  6 .惡勢力一般為3人以上,糾集者相對固定。 糾集者,是指在惡勢力實施的違法犯罪活動中起組織、策劃、指揮作用的違法犯罪分子。 成員較為固定且符合惡勢力其他認定條件,但多次實施違法犯罪活動是由不同的成員組織、策劃、指揮,也可以認定為惡勢力,有前述行為的成員均可以認定為糾集者。

  惡勢力的其他成員,是指知道或應當知道與他人經常糾集在一起是為了共同實施違法犯罪,仍按照糾集者的組織、策劃、指揮參與違法犯罪活動的違法犯罪分子,包括已有充分證據證明但尚未歸案的人員,以及因法定情形不予追究法律責任,或者因參與實施惡勢力違法犯罪活動已受到行政或刑事處罰的人員。 僅因臨時雇傭或被雇傭、利用或被利用以及受蒙蔽參與少量惡勢力違法犯罪活動的,一般不應認定為惡勢力成員。

  7 ."經常糾集在一起,以暴力、威脅或者其他手段,在一定區域或者行業內多次實施違法犯罪活動",是指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于2年之內,以暴力、威脅或者其他手段,在一定區域或者行業內多次實施違法犯罪活動,且包括糾集者在內,至少應有2名相同的成員多次參與實施違法犯罪活動。 對于"糾集在一起"時間明顯較短,實施違法犯罪活動剛剛達到"多次"標準,且尚不足以造成較為惡劣影響的,一般不應認定為惡勢力。

  8 .惡勢力實施的違法犯罪活動,主要為強迫交易、故意傷害、非法拘禁、敲詐勒索、故意毀壞財物、聚眾斗毆、尋釁滋事,但也包括具有為非作惡、欺壓百姓特征,主要以暴力、威脅為手段的其他違法犯罪活動。

  惡勢力還可能伴隨實施開設賭場、組織賣淫、強迫賣淫、販賣毒品、運輸毒品、制造毒品、搶劫、搶奪、聚眾擾亂社會秩序、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交通秩序以及聚眾"打砸搶"等違法犯罪活動,但僅有前述伴隨實施的違法犯罪活動,且不能認定具有為非作惡、欺壓百姓特征的,一般不應認定為惡勢力。

  9 .辦理惡勢力刑事案件,"多次實施違法犯罪活動"至少應包括1次犯罪活動。 對于反復實施強迫交易、非法拘禁、敲詐勒索、尋釁滋事等單一性質的違法行為,單次情節、數額尚不構成犯罪,但按照刑法或者有關司法解釋、規范性文件的規定累加后應作為犯罪處理的,在認定是否屬于"多次實施違法犯罪活動"時,可將已用于累加的違法行為計為1次犯罪活動,其他違法行為單獨計算違法活動的次數。

  已被處理或者已作為民間糾紛調處,后經查證確屬惡勢力違法犯罪活動的,均可以作為認定惡勢力的事實依據,但不符合法定情形的,不得重新追究法律責任。

  10 .認定"擾亂經濟、社會生活秩序,造成較為惡劣的社會影響",應當結合侵害對象及其數量、違法犯罪次數、手段、規模、人身損害后果、經濟損失數額、違法所得數額、引起社會秩序混亂的程度以及對人民群眾安全感的影響程度等因素綜合把握。

  11 .惡勢力犯罪集團,是指符合惡勢力全部認定條件,同時又符合犯罪集團法定條件的犯罪組織。

  惡勢力犯罪集團的首要分子,是指在惡勢力犯罪集團中起組織、策劃、指揮作用的犯罪分子。 惡勢力犯罪集團的其他成員,是指知道或者應當知道是為共同實施犯罪而組成的較為固定的犯罪組織,仍接受首要分子領導、管理、指揮,并參與該組織犯罪活動的犯罪分子。

  惡勢力犯罪集團應當有組織地實施多次犯罪活動,同時還可能伴隨實施違法活動。 惡勢力犯罪集團所實施的違法犯罪活動,參照《指導意見》第十條第二款的規定認定。

  12 .全部成員或者首要分子、糾集者以及其他重要成員均為未成年人、老年人、殘疾人的,認定惡勢力、惡勢力犯罪集團時應當特別慎重。

  13 .對于惡勢力的糾集者、惡勢力犯罪集團的首要分子、重要成員以及惡勢力、惡勢力犯罪集團共同犯罪中罪責嚴重的主犯,要正確運用法律規定加大懲處力度,對依法應當判處重刑或死刑的,堅決判處重刑或死刑。 同時要嚴格掌握取保候審,嚴格掌握不起訴,嚴格掌握緩刑、減刑、假釋,嚴格掌握保外就醫適用條件,充分利用資格刑、財產刑等法律手段全方位從嚴懲處。 對于符合刑法第三十七條之一規定的,可以依法禁止其從事相關職業。

  對于惡勢力、惡勢力犯罪集團的其他成員,在共同犯罪中罪責相對較小、人身危險性、主觀惡性相對不大的,具有自首、立功、坦白、初犯等法定或酌定從寬處罰情節,可以依法從輕、減輕或免除處罰。 認罪認罰或者僅參與實施少量的犯罪活動且只起次要、輔助作用,符合緩刑條件的,可以適用緩刑。

  14 .惡勢力犯罪集團的首要分子檢舉揭發與該犯罪集團及其違法犯罪活動有關聯的其他犯罪線索,如果在認定立功的問題上存在事實、證據或法律適用方面的爭議,應當嚴格把握。 依法應認定為立功或者重大立功的,在決定是否從寬處罰、如何從寬處罰時,應當根據罪責刑相一致原則從嚴掌握。 可能導致全案量刑明顯失衡的,不予從寬處罰。

  惡勢力犯罪集團的其他成員如果能夠配合司法機關查辦案件,有提供線索、幫助收集證據或者其他協助行為,并在偵破惡勢力犯罪集團案件、查處"保護傘"等方面起到較大作用的,即使依法不能認定立功,一般也應酌情對其從輕處罰。

  15 .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同時具有法定、酌定從嚴和法定、酌定從寬處罰情節的,量刑時要根據所犯具體罪行的嚴重程度,結合被告人在惡勢力、惡勢力犯罪集團中的地位、作用、主觀惡性、人身危險性等因素整體把握。 對于惡勢力的糾集者、惡勢力犯罪集團的首要分子、重要成員,量刑時要體現總體從嚴。 對于在共同犯罪中罪責相對較小、人身危險性、主觀惡性相對不大,且能夠真誠認罪悔罪的其他成員,量刑時要體現總體從寬。

  16 .惡勢力刑事案件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自愿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承認指控的犯罪事實,愿意接受處罰的,可以依法從寬處理,并適用認罪認罰從寬制度。 對于犯罪性質惡劣、犯罪手段殘忍、社會危害嚴重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雖然認罪認罰,但不足以從輕處罰的,不適用該制度。

  關于辦理實施"軟暴力"的刑事案件若干問題的意見 (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司法部 2019 年4月9日印發)

  一、"軟暴力"是指行為人為謀取不法利益或形成非法影響,對他人或者在有關場所進行滋擾、糾纏、哄鬧、聚眾造勢等,足以使他人產生恐懼、恐慌進而形成心理強制,或者足以影響、限制人身自由、危及人身財產安全,影響正常生活、工作、生產、經營的違法犯罪手段。

  二、"軟暴力"違法犯罪手段通常的表現形式有:

  (一)侵犯人身權利、民主權利、財產權利的手段,包括但不限于跟蹤貼靠、揚言傳播疾病、揭發隱私、惡意舉報、誣告陷害、破壞、霸占財物等;

  (二)擾亂正常生活、工作、生產、經營秩序的手段,包括但不限于非法侵入他人住宅、破壞生活設施、設置生活障礙、貼報噴字、拉掛橫幅、燃放鞭炮、播放哀樂、擺放花圈、潑灑污物、斷水斷電、堵門阻工,以及通過驅趕從業人員、派駐人員據守等方式直接或間接地控制廠房、辦公區、經營場所等;

  (三)擾亂社會秩序的手段,包括但不限于擺場架勢示威、聚眾哄鬧滋擾、攔路鬧事等;

  (四)其他符合本意見第一條規定的"軟暴力"手段。

  通過信息網絡或者通訊工具實施,符合本意見第一條規定的違法犯罪手段,應當認定為"軟暴力"。

  三、行為人實施"軟暴力",具有下列情形之一,可以認定為足以使他人產生恐懼、恐慌進而形成心理強制或者足以影響、限制人身自由、危及人身財產安全或者影響正常生活、工作、生產、經營:

  (一)黑惡勢力實施的;

  (二)以黑惡勢力名義實施的;

  (三)曾因組織、領導、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惡勢力犯罪集團、惡勢力以及因強迫交易、非法拘禁、敲詐勒索、聚眾斗毆、尋釁滋事等犯罪受過刑事處罰后又實施的;

  (四)攜帶兇器實施的;

  (五)有組織地實施的或者足以使他人認為暴力、威脅具有現實可能性的;

  (六)其他足以使他人產生恐懼、恐慌進而形成心理強制或者足以影響、限制人身自由、危及人身財產安全或者影響正常生活、工作、生產、經營的情形。

  由多人實施的,編造或明示暴力違法犯罪經歷進行恐嚇的,或者以自報組織、頭目名號、統一著裝、顯露紋身、特殊標識以及其他明示、暗示方式,足以使他人感知相關行為的有組織性的,應當認定為"以黑惡勢力名義實施"。

  由多人實施的,只要有部分行為人符合本條第一款第(一)項至第(四)項所列情形的,該項即成立。

  雖然具體實施"軟暴力"的行為人不符合本條第一款第(一)項、第(三)項所列情形,但雇傭者、指使者或者糾集者符合的,該項成立。

  八、以非法占有為目的,采用"軟暴力"手段強行索取公私財物,同時符合《刑法》第二百七十四條規定的其他犯罪構成要件的,應當以敲詐勒索罪定罪處罰。

  《關于辦理敲詐勒索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三條中"二年內敲詐勒索三次以上",包括已受行政處罰的行為。

  九、采用"軟暴力"手段,同時構成兩種以上犯罪的,依法按照處罰較重的犯罪定罪處罰,法律另有規定的除外。

  十、根據本意見第五條、第八條規定,對已受行政處罰的行為追究刑事責任的,行為人先前所受的行政拘留處罰應當折抵刑期,罰款應當抵扣罰金。

  十一、雇傭、指使他人采用"軟暴力"手段強迫交易、敲詐勒索,構成強迫交易罪、敲詐勒索罪的,對雇傭者、指使者,一般應當以共同犯罪中的主犯論處。

  為強索不受法律保護的債務或者因其他非法目的,雇傭、指使他人采用"軟暴力"手段非法剝奪他人人身自由構成非法拘禁罪,或者非法侵入他人住宅、尋釁滋事,構成非法侵入住宅罪、尋釁滋事罪的,對雇傭者、指使者,一般應當以共同犯罪中的主犯論處; 因本人及近親屬合法債務、婚戀、家庭、鄰里糾紛等民間矛盾而雇傭、指使,沒有造成嚴重后果的,一般不作為犯罪處理,但經有關部門批評制止或者處理處罰后仍繼續實施的除外。

  十二、本意見自2019年4月9日起施行。

  關于辦理"套路貸"刑事案件若干問題的意見 (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司法部 2019 年4月9日印發)

  4 .實施"套路貸"過程中,未采用明顯的暴力或者威脅手段,其行為特征從整體上表現為以非法占有為目的,通過虛構事實、隱瞞真相騙取被害人財物的,一般以詐騙罪定罪處罰; 對于在實施"套路貸"過程中多種手段并用,構成詐騙、敲詐勒索、非法拘禁、虛假訴訟、尋釁滋事、強迫交易、搶劫、綁架等多種犯罪的,應當根據具體案件事實,區分不同情況,依照刑法及有關司法解釋的規定數罪并罰或者擇一重處。

  失效的刑法規范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 [1979 年7月1日第五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二次會議通過,1979年7月6日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委員長令第五號公布,自1980年1月1日起施行]

  第一百五十四條 敲詐勒索公私財物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 情節嚴重的,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關于敲詐勒索罪數額認定標準問題的規定 [2000年4月28日最高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第1113次會議通過,2000年5月12日最高人民法院公布,自2000年5月18日起施行,法釋(2000)11號]

  根據刑法第二百七十四條的規定,現對敲詐勒索罪數額認定標準規定如下:

  一、敲詐勒索公私財物"數額較大",以一千元至三千元為起點;

  二、敲詐勒索公私財物"數額巨大",以一萬元至三萬元為起點。

  各省、自治區、直轄市高級人民法院可以根據本地區實際情況,在上述數額幅度內,研究確定本地區執行的敲詐勒索罪"數額較大"、"數額巨大"的具體數額標準,并報最高人民法院備案。

  人民法院量刑指導意見(試行) [ 最高人民法院2010年9月13日印發,自2010年10月1日起施行,法發(2010)36號]

  四、常見犯罪的量刑

  (十)敲詐勒索罪

  1 .構成敲詐勒索罪的,可以根據下列不同情形在相應的幅度內確定量刑起點:

  (1) 達到數額較大起點的,可以在三個月拘役至六個月有期徒刑幅度內確定量刑起點。

  (2)達到數額巨大起點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的,可以在三年至四年有期徒刑幅度內確定量刑起點。

  2 .在量刑起點的基礎上,可以根據敲詐勒索數額、手段等其他影響犯罪構成的犯罪事實增加刑罰量,確定基準刑。

  【權威案例要旨】

  以舉報犯罪為由采用輕微暴力控制被害人并向其親屬勒索財物的行為構成敲詐勒索罪 [ 海南省臨高縣人民檢察院訴謝家海等敲詐勒索案(《最高人民法院公報》2009年第10期)]行為人以被害人預謀犯罪為由,對被害人加以控制,并以報警將被害人送交公安機關處理為要挾,向被害人及其親屬強索財物。 在實施上述犯罪過程中,行為人雖然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被害人的人身自由,并且為控制被害人而采取了輕微暴力,但并未使用暴力、脅迫、麻醉或者其他方法劫持被害人,亦未將被害人藏匿,其行為不構成綁架罪,應當以敲詐勒索罪定罪處罰。

  將被害人殺死后,以被害人被綁架為名,向被害人親屬勒索錢款的行為構成敲詐勒索罪 [ 陳宗發故意殺人、敲詐勒索案(刑事審判參考指導案例第259號)]本案的被告人根本沒有實施過使被害人失去人身自由的綁架行為,也沒有限制過被害人的人身自由。 至于被告人將被害人殺死之后,以綁架為名勒索錢款的行為,因為被害人已經死亡,不可能成為綁架罪的對象,沒有被綁架人,不構成綁架罪。 本案被告人將被害人殺死后,以綁架為名,向被害人的親屬勒索錢款,其親屬在當時特定的環境條件下,盡管其完全可能相信被告人虛構的被害人被綁架的事實,但其決不會"自愿"地向被告人交出錢款,所以本案被告人的行為也不構成詐騙罪。 被告人虛構綁架事實,脅迫被害人,意在勒索其10萬元人民幣,被告人的行為符合敲詐勒索罪的構成要件。 在犯罪停止形態方面,敲詐勒索罪作為主要侵犯財產的犯罪,首先應當考慮以財物的交付或取得作為認定敲詐勒索罪的既遂與未遂的標準。 就實踐來看,通常而言,被害人交付財物和犯罪人取得財物往往是一致的,但也存在不一致的情形: 如被害人已按犯罪人的要求將財物交付于特定的地點或交付于犯罪人所指定的特定的人,但犯罪人尚未前往取得就被抓獲的。 此時,因為被害人是按犯罪人指定的地點或人進行交付,故仍應視為犯罪人可以實際取得該財物。 需要說明的是,對于被害人事先報警,公安機關已然布控,只待犯罪人前往指定地點取錢即將其抓獲的,應認定為未遂。 因為,就被害人而言,其并未真正交付財物或者說并未真正失去對財物的控制,就犯罪人而言,其也不可能實際取得財物或形成對財物的控制。

  利用被害人年幼將其哄騙至外地繼而敲詐其家屬錢財的,應以敲詐勒索罪論處 [ 張舒娟敲詐勒索案(刑事審判參考指導案例第443號)]被告人能夠順利將被害人帶到南京,主要是利用被害人年齡較小、社會經驗不足的特點,對其進行哄騙所致。 作為一個正常的成年人,被告人對于像被害人(12歲)那樣大的學生能否實施打電話、離開房間等自主行動應當是有明確判斷的,其當時也完全有條件對被害人采取一些強制手段,限制或剝奪其人身自由,使他無法實施這些自救行為,但被告人并未采取任何有效的措施,可見其并不是真的要將被害人完全控制起來,并未真正剝奪被害人的人身自由。 當然,如果被害人年齡過小,如三四歲的幼兒,尚不足以控制和支配自己的自主行動,無法自覺地擺脫被告人的實際控制,則另當別論。 本案被告人的行為比一般的敲詐勒索犯罪多了一個拐騙情節,但這一情節只是其實施敲詐行為的輔助手段,且并未達到完全限制被害人人身自由的實際控制程度,即尚未上升為綁架他人作為人質進行勒索的綁架行為,故對本案被告人的行為以敲詐勒索罪定罪處罰。


┃相關鏈接:

交通事故人身損害賠償標準計算器[干貨]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總則與民法通則對照表

干貨!賭博犯罪刑法規范匯總

最高法專委劉貴祥在全國法院民商事審判工作會議上的講話

干貨!人身損害賠償與工傷競合的處理

尋釁滋事罪刑法規范總整理



掃碼獲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規
陳光中等中國法學大家支持的李博士刑事辯護團隊!
 
黑龙江时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