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时时三星走势
 
首頁 > 實務 > 文書 > 正文

網絡詐騙團伙從事電信網絡詐騙活動獲刑 (2018)鄂1126刑初76號刑事判決書

2019年07月30日09:24 中國裁判文書網
   
 

核心提示:湖北省蘄春縣人民法院刑事判決書 (2018)鄂1126刑初76號 公訴機關湖北省蘄春縣人民檢察院。 被告人胡震曦,男,1981年7月29日出生于

  湖北省蘄春縣人民法院刑事判決書

  (2018)鄂1126刑初76號

  公訴機關湖北省蘄春縣人民檢察院。

  被告人胡震曦,男,1981年7月29日出生于廣西壯族自治區桂林市七星區,漢族,初中文化,無業,住桂林市七星區。1999年因犯綁架罪被廣西壯族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終審判處無期徒刑,后減刑于2012年8月15日刑滿釋放。因涉嫌妨害信用卡管理罪,于2017年5月16日被蘄春縣公安局刑事拘留(15日被抓獲),同年6月23日由蘄春縣公安局執行逮捕。現羈押于蘄春縣看守所。

  辯護人汪永明,湖北永銘律師事務所律師。執業證號14211199110601892。

  被告人王祖培,男,1967年1月15日出生于廣西壯族自治區桂林市平樂縣,壯族,初中文化,無業,住平樂縣。1990年因犯流氓罪被廣西壯族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終審判處無期徒刑,后減刑于2007年10月12日刑滿釋放。因涉嫌詐騙罪,于2017年5月16日被蘄春縣公安局刑事拘留(15日被抓獲),同年6月23日由蘄春縣公安局執行逮捕。現羈押于蘄春縣看守所。

  蘄春縣人民檢察院以蘄檢公訴刑訴[2018]34號起訴書指控被告人胡震曦、王祖培犯妨害信用卡管理罪向本院提起公訴,本院于2018年3月30日受理立案后,同年8月9日公訴機關向本院提交《變更起訴決定書》,將指控的妨害信用卡管理罪變更為詐騙罪。本院依法組成合議庭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蘄春縣人民檢察院指派檢察員張國銀、陳錦鵬出庭支持公訴,被告人胡震曦及其辯護人汪永明、被告人王祖培到庭參加了訴訟。在審理過程中,蘄春縣人民檢察院先后兩次建議本院延期審理,后經本院決定延期審理。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蘄春縣人民檢察院指控:2016年至2017年間,臺灣人嚴某毅(另案處理)與他人結為電信網絡詐騙團伙,以幫助轉移詐騙資金為由指使被告人胡震曦、王祖培多次收買他人銀行卡賣給嚴某毅等人,并安排胡震曦、王祖培使用本人以及他人的多張銀行卡多次進行大額資金的取款及轉賬操作,將詐騙資金轉入詐騙人員提供的賬戶內,涉案資金共計人民幣957316元。具體事實分述如下:

  1、2017年4月5日,本縣被害人陳某1接到冒充移動公司客服的詐騙電話,該客服以陳某1身份證在廣東省佛山市順德區所辦的一張電話卡涉嫌參與詐騙為由,指示陳某1聯系冒充廣東省佛山市派出所王警官的詐騙人員,該詐騙人員謊稱陳某1辦理的信用卡參與詐騙,并通過發布虛假拘捕令的方式騙取陳某1的信任,陳某1后按照該詐騙人員的指示辦好網銀,該詐騙人員使用該網銀登陸后將陳某1銀行卡62×××78內資金分別向戶名為宋某的銀行卡62×××73轉賬243986元、戶名為蘇某2的銀行卡62×××75轉賬43014元。經宋某、蘇某2的賬戶進行資金過渡后,詐騙人員將詐騙資金轉移至戶名為任某勝、趙某2、劉某1等銀行卡賬戶內,并通過聯動優勢電子商務有限公司和中國民生銀行廈門支行中轉,將詐騙資金轉移至國付寶第三方支付的上海品邁紡織品有限公司和上海愈衡實業有限公司賬戶內,再將上海品邁紡織品有限公司和上海愈衡實業有限公司賬戶內的詐騙資金轉出到戶名為劉立國、齊某、楊某2、李某3等人賬戶內,其中轉入劉立國、齊某、楊某2三賬戶內資金通過戶名為趙某3、李某1等人銀行賬戶過渡轉移到戶名為李某2、蔡某1等臺灣籍人員的多張銀行卡內;李某3賬戶內的資金轉移到胡震曦、王祖培控制的戶名為蘇某1、石某等銀行卡內,并通過二人控制的戶名為鄭某、胡震曦等人的銀行卡過渡,將部分詐騙資金轉移至梁某1以及臺灣籍人員何某的賬戶內,部分詐騙資金轉移至臺灣籍人員蔡某2的支付寶賬戶內。

  2、2017年4月28日,福建省邵武市被害人張某1在其家中接到冒充工商銀行工作人員的詐騙電話,該工作人員以張某1在湖北省武漢市新洲支行辦理的信用卡透支為由,指示張某1報警,并將電話轉接到所謂的武漢市新洲區公安局,后由冒充民警的詐騙人員與冒充檢察官的詐騙人員相配合,以張某1涉嫌電信詐騙為由要求張某1配合將其廈門銀行賬號62×××08內資金670316元轉至戶名為吳磊的民生銀行62×××81賬戶內。詐騙人員后將吳磊賬戶的資金經戶名為梁某2的交通銀行62×××20賬戶過渡,轉入國付寶第三方支付的北京恒泰匯中商貿有限公司,再將北京恒泰匯中商貿有限公司賬戶內的詐騙資金分別轉出到戶名為龐某(卡號:62×××72)、文杰(卡號:62×××43)、稅匯捷(卡號:62×××75)卡內。其中轉入到龐某、文杰賬戶內的資金經過多級周轉后,轉至多個賬戶內。轉入到稅匯捷卡內的資金經過戶名為江某(卡號:62×××77)、劉某2(卡號:62×××60)二人賬戶過渡,轉入被告人王祖培賬戶(卡號:62×××95)內,再經過王祖培賬戶過渡,詐騙資金被轉入被告人胡震曦、王祖培二人持有的戶名為易某的賬戶(卡號:62×××03)內,后經過多級周轉,詐騙資金被轉至多個賬戶內。

  2017年5月15日被告人胡震曦、王祖培在廣西桂林抓獲時,胡震曦、王祖培正在臺灣人嚴某毅等人的安排下幫其轉移詐騙資金,被告人胡震曦表明其與王祖培掌握的多張銀行卡內現有人民幣2548321元,其中有250000元是自己私人財產,其余2298381元是臺灣人嚴某毅等人詐騙來的資金,自愿將該資金上繳公安機關依法處置。根據法發【2016】32號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關于辦理電信網絡詐騙等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意見》第七條相關規定,涉案資金系權屬明確的被害人合法財產,應當及時返還,其余款項應認定為違法所得,予以追繳。

  為指證上述犯罪事實,公訴機關當庭宣讀并出示了戶籍信息、到案經過、收條、銀行卡明細清單等書證,證人證言,被害人陳述,被告人供述與辯解等證據予以證實。公訴機關認為,被告人胡震曦、王祖培明知臺灣人實施詐騙犯罪而為其提供大量用于轉移資金的銀行卡進行資金轉移操作,數額特別巨大,其行為應以詐騙罪追究其刑事責任,提請本院依法判處。

  被告人胡震曦對起訴書指控的事實和罪名均有異議。其辯護人的辯護意見:指控胡震曦犯詐騙罪證據不足,其理由:1、指控胡震曦犯詐騙罪僅根據嚴某毅的供述,以及王祖培曾有詐騙行為,沒有其他證據印證,胡震曦的手機被公安機關扣押,但沒有提取微信聊天記錄里內容,不能認定胡震曦主觀明知其轉賬是詐騙資金,缺乏詐騙的主觀要件;2、被告人沒有占有詐騙的資金,并且沒有獲利;3、對于涉案金額,變更起訴決定書中把詐騙金額都算在被告人頭上,打入二被告人賬戶多少錢不能確定,全部算在被告人頭上不合理,指控數額是錯誤的。4、胡震曦有立功的表現,可以減輕處罰。5、胡震曦操作是受王祖培的安排,與臺灣人接觸最多的是王祖培,王祖培以前在柬埔寨做過詐騙,由于不懂電腦才找到胡震曦。指控胡震曦罪名不成立、指控犯罪金額95萬多元證據不足,缺乏事實、法律依據,請求對胡震曦公正判決。

  被告人王祖培辯稱,其不構成詐騙罪。其理由:1、不明知是詐騙錢財,嚴某毅保證過這些錢不是詐騙來的,讓我放心,我才幫他忙。2、沒有操作轉賬,我不會電腦。3、沒有獲利,沒有控制銀行卡。4、協助公安機關抓獲同案犯臺灣人,具有立功表現。

  經審理查明,2017年2月后,臺灣人嚴某毅(另案處理)等人在境外從事電信網絡詐騙活動,需要大量大陸境內成套銀行卡(含網銀U盾)和境內人員對詐騙資金進行接收、多級轉移、洗白,然后轉賬出境,從而非法獲利。因被告人胡震曦、王祖培與嚴某毅等詐騙人員在本案前就有非法合作行為,嚴某毅便明確告知其意圖并征詢被告人胡震曦是否愿意為其提供所需的幫助,在得到胡震曦的肯定答復后,嚴某毅同伙即授意胡震曦非法購買銀行卡、按指令轉移網銀資金,并為胡震曦配備了作案用電腦和手機,約定按轉賬資金數額比例提成。此后,胡震曦按照要求,與王祖培共同辦理和購買境內各銀行的銀行卡88張,可查實的經其轉出資金近千萬元,公安機關抓獲二被告人時,其二人掌握的銀行卡內尚有人民幣2548321元未來得及轉出。該部分款項被公安機關扣押,除胡震曦自己個人存款25萬元外,余下的2298381元系二被告人詐騙提成的15萬元和準備轉出的詐騙資金。其中,被害人陳某1、張某1被詐騙資金共計人民幣957316元,具體事實如下:

  2017年4月5日,蘄春縣被害人陳某1接到該詐騙團伙的詐騙電話,到同月7日,共被騙現金28.7萬元。該資金分兩部分被騙轉出:一部分為243986元,轉入戶名為宋某的農業銀行賬戶,再分別轉入趙某2賬戶199447元和劉某1賬戶44499元;另一部分為43014元,轉入蘇某2賬戶,再轉入至任某勝賬戶。趙某2、劉某1、任某勝賬戶內共計286960元資金,再次被轉入聯動優勢第三方平臺,然后通過民生銀行廈門支行轉入國付寶商戶上海品邁紡織品有限公司和上海愈衡實業有限公司,再由國付寶商戶逐級轉入胡震曦、王祖培持有的易某、王祖培等人的賬戶中,最后通過這些賬戶轉入臺灣籍銀行卡和支付寶賬戶中,被詐騙團伙實際控制。

  2017年4月28日,福建省邵武市被害人張某1以類似的詐騙手段被該詐騙團伙騙取資金670316元。該資金全部轉入至吳磊的民生銀行賬戶,再轉入梁某2的交通銀行賬戶,然后全部轉入國付寶商戶北京恒泰匯中商貿有限公司,再由國付寶商戶逐級轉入胡震曦、王祖培持有的易某、王祖培等人的賬戶中,最后通過這些賬戶轉入臺灣籍銀行卡和支付寶賬戶中,被詐騙團伙實際控制。

  2017年5月15日,被告人胡震曦、王祖培在廣西桂林被公安機關抓獲。1999年,被告人胡震曦犯綁架罪被廣西壯族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終審判處無期徒刑,后減刑于2012年8月15日刑滿釋放。1990年,被告人王祖培犯流氓罪被廣西壯族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終審判處無期徒刑,后減刑于2007年10月12日刑滿釋放。

  上述事實,有公訴機關當庭出示和宣讀,并經庭審質證,本院予以確認的下列證據證實:

  1、物證

  公安機關隨案移送在胡震曦、王祖培處扣押的銀行卡共計88張、U盾38個(附照片)。

  2、書證

  (1)嚴某毅隨身扣押U盤里的詐騙話語模板一份。

  (2)戶籍信息,證實二被告人身份等信息。

  (3)公安機關出具到案經過兩份及情況說明,證實胡震曦、王祖培于2017年5月15日19時在廣西桂林市疊彩區抗戰路疊彩名門小區7棟4-6被抓獲。蘄春縣公安局刑偵大隊民警證實抓捕胡震曦時,胡震曦按照要求積極配合公安機關民警,追回損失的事實經過。蘄春縣公安局刑偵大隊民警抓獲被告人胡震曦、王祖培之后,二人主動交代臺灣人嚴某毅等人來境內的活動情況,根據該情況,公安機關查清了三人的真實身份。

  (4)扣押清單九份,公安機關于2017年5月15日在胡震曦、王祖培處共扣押手機五部,電腦主機三臺,筆記本電腦二部,身份證兩張,往來港澳通行證兩張,銀行卡共計九十九張,胡震曦與王祖培均在搜查現場。

  (5)湖北省暫扣款物票據(No:00032597,No:00032598,No:00032599),證實公安機關暫扣胡震曦款項200余萬元。

  (6)張某2、嚴某毅、許某、李某2、李某4、蔡某3、何某的臺胞證簽發信息。

  (7)石某(銀行卡尾號1308)、鄧某(銀行卡尾號2979)、李某5成(銀行卡尾號5332)、唐某1(銀行卡尾號7520)在廣西桂林漓江農村合作銀行的開卡記錄。

  (8)銀行卡戶主查詢結果:證實多張銀行卡戶主非胡震曦、王祖培。

  (9)桂林銀行提供的王祖培、蘇某3、黃某1、李某5成、湯某、李某6、胡震曦、楊某1、胡某1、趙某1等10人的開戶資料及銀行卡流水,證實上述人員的賬戶在2015年11月28日至2017年5月16日期間與多人進行多筆大額資金來往,部分大額資金屬已扣押的銀行卡之間的轉賬,部分涉案銀行卡被公安機關扣押。

  (10)中信銀行桂林分行提供的文某、楊某1、蘇某4、陸某、王祖培、梁某3、胡震曦、李某6、胡某2、湯某、戴某、趙某1等人的個人賬戶明細查詢及簽約信息:證實上述人員賬戶在此期間進行過多筆大額資金來往。

  (11)廣西靈川農村合作銀行出具的趙某1賬戶流水賬清單,證實自2017年3月21日至2017年6月27日期間,該賬戶與多個賬戶頻繁進行大額資金往來。

  (12)廣西桂林漓江農村合作銀行秀峰支行出具的鄧秋雯(卡號尾號2979)開戶卡片信息及交易流水記錄,廣西農村信用社出具的李日成個人結算賬戶申請表(卡號尾號5332)。

  (13)廣西桂林漓江農村合作銀行國貿支行出具的石均開戶卡片信息(卡號尾號1308)及個人賬戶交易明細:證實該賬戶于2017年3月29日至2017年7月24日與多個賬戶之間存在大額資金往來,涉案銀行卡已被公安機關扣押。

  (14)廣西桂林漓江農村合作銀行出具的唐翀個人賬戶交易明細(賬號尾號1796,銀行卡尾號7520):證實該賬戶在2017年3月29日至2017年5月12日期間與多個賬戶之間存在大額資金來往,涉案銀行卡已被公安機關扣押。

  (15)廣西平樂農村合作銀行出具的王祖培(卡號尾號為4147)的個人賬號交易明細:證實該賬戶在2016年12月25日至2017年4月10日與多個賬戶之間存在多筆資金往來,涉案銀行卡已被公安機關扣押。

  (16)廣西陽朔農村合作銀行福利支行出具的黃某1、蘇某3個人賬戶交易明細:證實黃某1賬戶在2017年4月17日至2017年5月10日與多個賬戶之間存在多筆大額資金往來,蘇某3賬戶在2017年2月5日至2017年5月11日與多個賬戶之間存在多筆大額資金往來。

  (17)廈門銀行出具的張某1尾號為1708的銀行卡在2017年4月28日的資金對賬單一份;

  (18)中國民生銀行福州分行出具的吳磊尾號為0681的銀行卡在2017年4月28日的資金流水單及開戶資料。

  (19)交通銀行南平分行出具的梁某2尾號為7220的銀行卡在2017年4月28日的資金流水單一份及開戶資料。

  (20)福建省邵武市公安局2017年5月3日向交通銀行南平分行調取梁亞楓尾號為7220的銀行卡在2017年4月28日使用第三方支付平臺國付寶的交易訂單號及對應備付金賬戶的調取證據清單一份。

  (21)福建省邵武市公安局2017年5月24日向國付寶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調取梁北京恒泰匯中商貿有限公司的公司資料及交易流水等資料的調取證據清單一份。

  (22)中國工商銀行出具的梁某1(尾號3872)2017年4月28日至5月10日的賬戶資金流水單一份。

  (23)中國農業銀行出具的劉允民(尾號8770)在2017年4月28日的賬戶資金流水單一份。

  (24)中國農業銀行福州鼓屏支行出具的楊登锜尾號為開戶資料以及在2017年4月28日的賬戶資金流水單各一份。

  (25)中國農業銀行福州斗門支行出具的劉立軍尾號為3278,成瑞林尾號為9879的開戶資料以及在2017年4月28日至5月10日的賬戶資金流水單各一份。

  (26)中信銀行福州鼓樓支行出具的許榕瑜尾號為2689的賬戶2017年4月28日至5月10日的賬戶資金流水單一份。

  (27)中國農業銀行邵武支行出具的龐廣南尾號為3477的開戶資料以及在2016年9月22日至2017年5月22日的賬戶資金流水單各一份。

  (28)中國工商銀行邵武支行出具的江某、劉某2、王祖培、易某、陳某3等人在2017年4月27日至2017年4月29日的登錄退出信息。

  (29)中國工商銀行邵武支行出具的江某尾號為6477在2017年4月27日至2017年4月29日的賬戶明細。

  (30)中國工商銀行邵武支行出具的劉某2尾號為6260在2017年4月28日的賬戶明細。

  (31)中國工商銀行邵武支行出具的王祖培尾號為0295在2017年4月28日至2017年4月29日的賬戶明細。

  (32)中國工商銀行邵武支行出具的易某尾號為4603在2017年4月27日至2017年4月29日的賬戶明細。

  (33)中國工商銀行邵武支行出具的陳某3尾號為3630在2017年4月27日至2017年4月28日的賬戶明細。

  (34)中國工商銀行邵武支行出具的劉立軍尾號為6252在2017年4月27日至2017年4月28日的賬戶明細。

  (17-34證實被害人張某1被騙資金流入胡震曦、王祖培控制的賬戶)

  (35)中國農業銀行蘄春支行2018年6月23日出具的陳某1尾號為2478的開戶資料以及在2017年4月1日至2017年4月10日的賬戶資金流水單各一份。

  (36)中國農業銀行蘄春支行2018年6月23日出具的宋某尾號為0673的開戶資料以及在2017年4月1日至2017年4月10日的賬戶資金流水單各一份。

  以上書證證實被害人陳某1被騙資金流入胡震曦、王祖培控制的賬戶的書證)

  (37)廣西壯族自治區桂林市中級人民法院刑事附帶民事判決書,胡震曦犯綁架罪判處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并處罰金1萬元,賠償附帶民事訴訟原告人經濟損失2萬元;廣西壯族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刑事判決書維持桂林市中級人民法院刑事附帶民事判決書對胡震曦的判決。

  (38)桂林地區中級人民法院刑事判決書,王祖培犯流氓罪被判處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廣西壯族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刑事裁定書,維持桂林地區中級人民法院刑事判決。

  (39)刑滿釋放證明,證實王祖培于2007年10月12日刑滿釋放,胡震曦于2012年8月15日刑滿釋放。

  3、證人證言,證實胡震曦、王祖培二人找多人辦理銀行卡。

  (1)證人趙某1(胡震曦表妹夫)的證言,證實胡震曦讓其表弟趙某1為其辦理五張銀行卡,并讓其表弟介紹石某、文某、李某5成、唐某1、唐某2、阿某1等人給胡震曦辦銀行卡,每張卡給予不同的金額購買,所辦銀行卡用于轉賬。

  (2)證人楊某1的證言,證實胡震曦讓楊某1去辦尾號為9635的中信銀行卡,卡內經常有資金流動。

  (3)證人易某的證言,證實黃某1、蘇某1還有一名男子帶其去工商銀行辦理一張銀行卡,銀行卡被蘇某1等人拿走。

  (4)證人黃某1的證言,證實蘇某1讓黃某1幫其辦銀行卡,黃某1后找到其姐夫易某幫忙辦卡,后一名男子帶蘇某1、黃某1、易某一起去工行辦理銀行卡,銀行卡后被蘇某1拿走。

  (5)證人蘇某1的證言,證實王祖培找蘇某1辦銀行卡,蘇某1找黃某1幫忙,黃某1后找到易某辦卡。

  4、被害人陳述

  (1)被害人陳某1(女,32歲,蘄春縣株林鎮宋塘村一組)的陳述,證實其接到對方冒充公安局民警等人的詐騙電話,后被騙286000元的事實經過。

  (2)被害人張某1(女,54歲,福建省邵武市李綱中路71號)的陳述,證實其接到對方冒充公安局民警和檢察院檢察官的詐騙電話,后被騙了670316元的事實經過。

  5、被告人的供述與辯解

  (1)胡震曦的供述,證實,我是在監獄中服刑的時候同王祖培認識的。2017年4月份,王祖培說帶我賺錢,他說讓我幫他轉賬就可以了,幫臺灣人轉賬。開始每天幫他們轉十幾萬元,到了4月20號左右每天轉賬有一百多萬元人民幣,才意識到臺灣人很有可能是搞詐騙的,是王祖培教我先找人辦銀行卡,我找巫某叫幫我辦了二十多張銀行卡,臺灣的“阿和”他們還打錢給我讓我買電腦和手機用于幫他們轉賬。我和王祖培幫他們完成轉賬獲取利潤,底薪每月二千元,轉賬的交易額的1%提成。今天你們抓我之前給他們轉了不少錢,現在他們轉到我這邊來的非法資金加起來有二百多萬元人民幣我現在全部匯集到我的一張工商銀行里面,主動上交希望從輕處理。卡里面有20萬元(后稱25萬元)是我自己的錢,還有我幫“阿和”轉賬賺的錢有15萬元左右。其余的錢都是臺灣“阿和”他們那邊轉過來的非法資金。臺灣的“阿和”讓我們轉的是詐騙大陸人來的錢,我按照他們的要求轉賬,他們轉錢過來叫進,我把錢轉到后倉的卡上來叫移,轉給他們指定的銀行卡里面叫出。“阿和”讓我們把錢都是轉到他們銀行賬戶,最多的是轉到梁某1的賬戶。我找了蘇某1、唐某1、巫某等人辦了共計三十多張銀行卡并開通網銀。我手機號碼為:152××××3555,相冊里面有給他們前倉的銀行卡照片和他們的身份證號及開卡預留手機號碼,在這部手機里面有個360照片保險箱的APP,密碼是072955,里面有一個身份證相冊就是我買的辦這些銀行卡的人的身份證照片其中還有李某4的證件照片。還有一個相冊叫報單表,里面有十四張照片,就是每天給臺灣的“阿和”他們轉錢的記錄:4月23日記錄共轉出八十萬元,剩余二十萬六千八百元;4月22日記錄共轉出六十萬一千元,剩余三十五萬四千四百元;4月21日記錄共轉出一百八十八萬元,剩余六十萬四千元;4月20日記錄共轉出一百五十三萬元,剩余一百零五萬五千一百元;4月19日記錄共轉出一百五十一萬三千八百元,剩余一百二十六萬四千九百元;4月17日記錄共轉出八十二萬五千元,剩余一百一十三萬五千一百元等。還有一部OPPO手機,手機號碼:155××××8898和133××××2970(MEID:A000006383EFAB)里面的一個360隱私保險箱APP中有一個相冊叫報單表,里面有十九張照片也是每天給臺灣的“阿和”他們轉錢的記錄從4月24日到5月14日的賬單。

  (2)王祖培供述證實其和胡震曦一起收買辦理銀行卡,賣給臺灣的“阿和”賺取利潤,并和胡震曦一起幫“阿和”轉賬,并從中抽取費用。其2013年曾在柬埔寨參與詐騙行為。

  6、同案關系人嚴某毅的供述,證實其外號叫“阿和”,我跟王祖培是2013年在柬埔寨一個詐騙窩點認識,當時我和王祖培都在那里從事電信詐騙。王祖培在柬埔寨做了兩個多月,我做了三個多月。2015年5月,我和李某4到桂林找王祖培商量辦銀行卡,王祖培找上胡震曦等人。我們讓王祖培、胡震曦辦銀行卡,一套銀行卡(卡加U盾)500元。我和李某4再把銀行卡以每月500元的形式租給臺灣的網絡賭博網站。我們做了三個月后就沒做了。

  2017年2、3月份,我跟了臺灣一個叫的“南哥”老板,他做電信詐騙需要大量銀行卡,將詐騙的錢洗干凈進臺灣,需要大陸銀行卡,隨后我微信問胡震曦有一些詐騙來的錢需要大量銀行卡進行轉賬,問他愿不愿意做,胡震曦答應了。隨后我把胡震曦微信給了“南哥”。“南哥”直接在微信教胡震曦找專業代辦銀行卡,每套卡(卡加U盾)給胡震曦1500元。除了辦銀行卡的事,“南哥”還安排胡震曦進行取現和網絡轉賬,還給胡震曦購買電腦手機用于轉賬。這樣合作了兩個多月,直到胡震曦、王祖培被公安機關抓獲時,我們還有200多萬在胡震曦掌握的卡里。

  7、辨認筆錄

  (1)胡震曦辨認出何某、嚴某毅、李某4;

  (2)王祖培辨認李某4、嚴某毅;

  (3)嚴某毅辨認出胡震曦、王祖培。

  8、檢查筆錄

  2017年5月15日17時05分至19時20分蘄春縣公安局刑偵大隊偵查人員王京斌、李堃對廣西桂林市中山北路疊彩小區7棟4-6室胡震曦的住所進行搜查,查獲電腦、手機、銀行卡、手機卡等作案工具,并制作搜查筆錄。

  9、電子證據

  (1)偵查人員通過公安部電信網絡詐騙偵辦平臺對涉案的銀行交易流水進行了查詢,共下載92份銀行流水(其中包含陳某1被詐騙案涉案流水39份)。

  (2)偵查人員在第三方公司調取數據三份(含國付寶反饋陳某1被詐騙案文件12份、張某1被詐騙案文件5份)。

  (3)偵查人員調取數據的文書截屏及反饋文件8份。

  針對控辯意見,根據本案的事實和證據,依照有關法律規定,本院評判如下:

  1、被告人胡震曦、王祖培及胡震曦辯護人提出關于“被告人對臺灣人詐騙不明知,檢察機關指控的罪名不能成立”的意見,經查,被告人王祖培與臺灣人嚴某毅等人系在柬埔寨詐騙團伙的舊識,并引見了胡震曦共同參與;本案中嚴某毅等人再次邀約胡震曦為其提供詐騙幫助,胡震曦不但同意,還與王祖培共同實施了嚴某毅等人分工要求的購買銀行卡和轉移資金的詐騙過程中關鍵、不可或缺的環節。此事實,有嚴某毅的供述證實,有公安機關現場查獲的銀行卡、被告人轉賬的贓款和對上下線賬戶的熟知、所得提成和比例、與同案嚴某毅等人的聯系情況等相關證據以及銀行轉賬流水的印證,還有二被告人對應的供述以及多份辨認筆錄的佐證,等等,足以證實二被告人不僅僅是“明知”詐騙,而是實際詐騙的參與者,故此辯護意見以及相關的不構成詐騙罪的辯解理由,本院不予支持。

  2、被告人胡震曦的辯護人關于“起訴書指控詐騙金額957316元只有部分經過二被告人賬戶、具體多少錢不能確定、該詐騙資金全部算被告人不合理、指控數額錯誤”的辯護意見,根據“兩高一部”《意見》中明確規定:多人共同實施電信網絡詐騙,被告人應對其參與期間該詐騙團伙實施的全部詐騙行為承擔責任。“參與期間”,是指從被告人著手實施詐騙行為開始起算。故二被告人應共同詐騙資金承擔刑事責任,故此辯護意見本院不予采納。

  3、被告人胡震曦的辯護人關于“被告人胡震曦具有立功表現”的辯護意見,經查,公安機關抓獲二被告人時,胡震曦正在幫臺灣人轉移詐騙資金,后被告人胡震曦按照公安機關的要求截留詐騙資金2298381元的行為,為其他被騙者挽回了經濟損失,其行為正當,量刑時可酌情從輕考慮。但不是刑法意義上的立功表現,故此辯護意見本院不予采納。

  4、被告人王祖培提出的其“協助公安機關抓獲同案犯具有立功情節”的辯解意見,經查,二被告人到案后,主動向公安機關交代了同案犯基本情況及相關信息,不能認定為協助公安機關抓捕同案犯,不成立立功,但二被告人能如實供述犯罪事實,可酌定從輕處罰。故該辯解意見與法律規定不符,本院不予采納。

  本院認為,被告人胡震曦、王祖培以非法占有為目的,明知他人實施電信網絡詐騙犯罪而為其提供大量用于轉移資金的銀行卡并進行資金轉賬操作,屬于詐騙罪的共犯,數額特別巨大,其行為均已構成詐騙罪。二被告人受他人邀約,在本案詐騙犯罪中提供銀行卡和轉賬幫助,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輔助作用,是從犯,應當從輕或者減輕處罰。被告人胡震曦在有期徒刑刑罰執行完畢后五年以內又犯本罪,是累犯,依法應當從重處罰。被告人王祖培有期徒刑刑罰執行完畢五年以后又犯本罪,有犯罪前科,應酌定從重處罰。被告人胡震曦、王祖培被抓獲時,協助公安機關截獲同案犯罪嫌疑人詐騙他人的錢財,為他人挽回經濟損失;同時,自愿將銀行卡內現存的獲取詐騙提成的贓款全部退還,可認定為本案全部退贓,故可對二被告人酌情從輕處罰。被告人胡震曦、王祖培雖當庭不認罪,但鑒于到案后如實供述犯罪事實,可酌定從輕處罰。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條、第二十五條、第二十六條、第二十七條、第五十二條、第五十三條、第六十四條、第六十五條、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關于辦理電信網絡詐騙等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意見》第二條第(一)項、第四條第(二)項、第(三)項、第七條之規定,判決如下:

  一、被告人胡震曦犯詐騙罪,判處有期徒刑五年六個月,并處罰金五萬元(刑期從判決執行之日起計算。判決執行以前先行羈押的,羈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7年5月15日起至2022年11月14日止)。

  被告人王祖培犯詐騙罪,判處有期徒刑五年六個月,并處罰金五萬元(刑期從判決執行之日起計算。判決執行以前先行羈押的,羈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7年5月15日起至2022年11月14日止)。

  二、責令被告人胡震曦、王祖培與其他共同犯罪行為人共同對違法所得957,316.00元人民幣予以退賠。

  對公安機關扣押贓款2298381元予以沒收,由扣押機關依法處理。

  如不服本判決,可在接到判決書的第二日起十日內,通過本院或者直接向湖北省黃岡市中級人民法院提出上訴。書面上訴的,應當提交上訴狀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審  判   長   張 紅

  人民陪審員  游 兵

  人民陪審員  袁國乾

  二〇一八年十二月二十六日

  書 記 員 劉 昱


┃相關鏈接:

一副引鳩止渴的“愛情毒藥”

“西天如來”下凡的“神醫”

為做大買賣討好“老總” 落入陷阱被騙財

駕校“黃牛”變身“山寨”教練

零錢換整為幌子 男子酒店大堂行騙

求職路上,一女大學畢業生跌入“省委常委”的謊言陷阱



掃碼獲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規
陳光中等中國法學大家支持的李博士刑事辯護團隊!
 
黑龙江时时